关于助教考核的一点看法

最后更新于 2016/01/19

  最近教务处发布通知称,将加强助教的管理工作。我是欢迎学校加强对助教的水平的考察的,但是其中有些内容让我忍不住要谈一谈我的看法和建议。

  首先这个通知近日才发布,所以保存好资料这一点,我认为应当放到下个月的考核周期内。

  其次,关于助教随堂听课这一点,我认为是很没必要。助教一般是在校研究生,科研压力繁重,尤其是博士,本来每周的批改作业和习题课就已经占据了较多的时间,如果还要求随堂听课,将更加影响研究生的科研工作。更重要的是,如果助教对这门课很熟悉,那完全没有听的必要;如果不熟悉,那么根本不适合担任这门课的助教。更有甚者,如果课程时间和助教本身的课程乃至研讨班、组会时间冲突,难道还要牺牲掉重要的课程反而去听早已学习过的课程吗?所以无论如何,我认为助教都不应当被强制要求去随堂听课。

  每一位助教的工作都应当包含批改作业、答疑、习题课、批改试卷,如果要考核,那么必然要考核这些内容。然而,任课老师往往才是决定课程走向的关键,或难或易,或快或慢,或活泼或严谨,千篇一律既不可能也不科学。而自由的选课环境也给了学生更大的选择空间,使得他们可以选择自己的口味。这就意味着,某些老师可能会用测验来代替作业,可能会用小论文来代替考试,如果一定要按条条框框来考核,那么我认为老师的评价应当要占更大的比重。

  当然,学生的评价也很重要,但是过分的强调这一点,尤其是一旦和工资挂钩,是否会导致助教“宠”学生呢?到时候,不管作业写没写,都算交了,考前再来个突击透题猜题,甚至临场指挥呢!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,反而滋生了腐败的萌芽。

  一门课的助教往往不止一个,分配任务的时候会受到大家的具体时间偏好所影响,比如有的人收作业方便,有的人爱改作业,有的人爱上习题课。如果硬要一个人干他不喜欢干的事,我想是很难干好的。合理分配,公平分配,才是符合实际、符合科学的。

  说句题外话,现在助教需求越来越大,因此引进了一批本科生助教。然而某些助教可能自己才刚学完一门课就去带助教,很难从更高的角度理解和认识问题,逻辑能力表达能力教学能力还在提高之中,还不适合担任高年级的专业课程,所以我想,是不是将本科生和低年级研究生优先安排在更简单的课程,诸如单变量微积分,非数学系线性代数,非物理系大学物理课程,会更好一点,资源分配得更合理一点呢?

  最后,我真心地希望,学校和院系在制定相关考核办法或者助教改革等时候,能够多与任课老师和各层次的助教讨论,来一次集思广益的讨论呢?

共 2 条评论

  1. 记得我们大一上有个淑芬B1助教,叫翁良俊,习题课的光芒能跟上课时的老师相比了。且个人觉得听他讲东西比听老师讲东西要舒服。

发表评论